追蹤
林口長庚人工電子耳家族
關於部落格
我們是一群植入人工電子耳的天使,
因為我們感恩、惜福,
才會創造這一片分享的園地,
歡迎你常常來看我們喔。
  • 394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歡喜收割的季節**李柏儀(的媽媽)



檢查聽力、做耳模、選配助聽器、到基金會上課,一連串的安排,讓我覺得照顧聽損兒真是不容易的事,我曾在教柏儀的初期,找蕭任甫的媽媽,找新店的葉芳美老師求救,但是答案都是希望媽媽我能親力親為的教柏儀。葉芳美老師說:花五年的時間專心努力的教柏儀,會比陪柏儀走一輩子來得好。   

在助聽器配戴半年無顯著的效果時,老師和醫生都建議柏儀開人工電子耳。在開完刀後的一個月,每個人都期待柏儀的反應。發覺聲音是一種開心的情緒,了解聲音並發出聲音,是一段辛苦的早療過程,如同長庚吳哲民醫生說的如果裝上電子耳後聽的見,卻沒有教他說話、聽話,那開電子耳想馬上讓他說話是很難的。我很感謝吳哲民醫生幫柏儀裝上人工電子耳,讓他回到有聲世界。   

說到柏儀在讀書求學的路上,一直令我窩心及感謝的老師就是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的金明蘭老師、梅心潔老師、林慶寧老師、王美智老師、鍾孟甫老師、謝秀婷老師,他們都是陪著柏儀、教導柏儀、讓柏儀開心上學的好老師。因為我並不是稱職的學生,老師們對柏儀的教學技巧,我並非全部吸收,全靠老師們的鼓勵及支持,也給我面對柏儀的勇氣,讓我全心全意的教柏儀,也儘可能給他快樂的學習。  
 
   
  我並不是好脾氣的媽媽,源自於家庭的不和諧,孩子的無理要求,自我EQ的能力差,於是我努力的去上教育孩子的課程及心靈成長的課程,來充實平衡自己的內在,這是很重要的維他命課程,幫助我安定了不少躁動的情緒,也改變家庭不和諧的狀況。   

我們家柏儀愛看書、認字,很多家長都羨慕。這是在他四歲時從玩具圖卡轉換文字圖卡後,他接受了文字替代圖片的認知,我也是無意中從他看到認出的文字說出來後,我才明白他知道文字是什麼了。到現在,他看到不懂的字彙也會問我什麼意思。柏儀除了愛讀故事書,他最愛的就是數學,現在就讀幼稚園大班的他,不但會加加減減,還了解九九乘法是什麼,常常拿起數學練習簿埋頭苦幹,一直到他想罷手。在教柏儀時,常常深怕柏儀這個學不會,那個學不好,又要說柏儀好棒,又想要柏儀學得更好,心情就像翹翹板,要練就處之泰然、點到為止的功力實在不容易。   

為了讓柏儀開口講話,從有出聲音就鼓勵他,到有音節就鼓勵他,到說出相近的音就鼓勵他,而柏儀也練就了不斷練習發音的耐性,直到他老說不好一個音,柏儀自己就氣的打嘴巴出氣時,我心疼的制止柏儀,心想:夠了!夠了!你有這份心,將來構音成熟時,一切會迎刃而解。有時在教育的路上,恨鐵不成鋼是常有的狀況,要適可而止,時時衡量、評估。無論孩子多大,都希望得到爸爸媽媽的認同與支持,柏儀就跟每個孩子一樣想看到父母認同自己的能力,希望每個家長能不吝讚賞自己的孩子,讓孩子能自信滿滿的面對各種挑戰。   

如果在以前你問我生下柏儀這樣的小孩,你會怎麼想?我會回答:真想塞回肚子裡!這一定是搞錯了!或是想說:護士小姐,妳沒抱錯吧?但是現在你問我同樣的問題,我會回答:謝謝上天賜給我這麼可愛的孩子,讓我能陪在孩子身邊,看他一點一滴的成長,讓我有能做媽媽的感覺(很辛苦!!)。   

甜美的果實是需要按時澆水、施肥、觀察、照顧的,我從一開始播種時的疑惑到澆水時的期待,施肥時的巴望,到果實成熟的掉到自己的眼前,興奮告訴自己,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!
  在和柏儀成長的路上,最讓我欣喜若狂、喜極而泣的事情莫過於柏儀在三歲時終於會叫我一聲:媽媽!那是一段嘴對嘴不斷練習及期待柏儀能說的出一句話的日子,抱著柏儀的快樂與感動。真是筆墨難以形容。   

第一次開電子耳,看到吳哲民醫師總是萬般感恩在心頭。他彷彿是幫柏儀的耳朵重生的恩師,我總是這樣的謝謝吳醫生。第一次接觸科林,那澳洲廠牌的代理商,剛開始,我總害怕到科林,是因為柏儀的處理器太貴了,而那長短線和線圈貴得像黃金般可怕。來科林之後,我才知道處理器、長短線、麥克風的保養與維護。科林是柏儀最愛來的地方,因為這裡的大哥哥大姐姐總是笑瞇瞇的熱情招待柏儀吃糖果!而且當電子耳聽不好時,柏儀最期待的就是佑宗叔叔能治好他的電子耳!
  在一次的意外事件中,我感受到科林人的溫馨友情,她叫張乃文,一個我以為只是接接電話、送送文件,時間到就下班的內勤人員,沒想到她還是個心理諮商師!那是一場很大的陣雨,在下午我和柏儀回家的路上。柏儀為了想尿尿,就索性在水溝旁解決,沒想到幫柏儀遮住助聽器的手意外的鈎住助聽器,並順勢滑落水溝裡,我真是看傻眼了,當下我拔開水溝蓋(力氣真大!)努力的在雨中撈,但雨勢大,水溝裡的水流湍急,什麼也看不清,撈不到(那是一只三萬五千元的助聽器啊!還是用借的耶!),就這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待著、哭著,柏儀問我為什麼哭,我也無法回答了。天啊!家裡的輿論、對公司的賠償、自己的過失……想到此,心裡難過的不知說給誰聽。拿起公共電話的話筒,打電話給科林,想說聲對不起,而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既溫柔又穩重的回答。就像老朋友般的關心我、安慰我,讓我又理智的回到現實狀況。掛上電話後,雨變小了,水溝旁賣烤雞的攤販老闆娘對我說:水溝裡看到白白的東西是不是你剛剛掉的?我試著去看看,沒想到雨水變小,水溝的水流也變慢、變清晰了,看到了助聽器,我高興的從水溝裡取出,並洗乾淨用衛生紙包起來,並打電話給乃文,告訴她好消息,我好想當場跑去科林抱抱她、謝謝她,但是那天下午柏儀還要去幼稚園做入園的安置鑑定前的評估,無法前往,只好隔天再去科林。

在這篇文章之前,這一直是我和乃文之間最糗的小秘密。老實說到現在我都不清楚她在科林是做啥的?又是去學校,又是去醫院,又是在櫃檯處理客戶的問題,但在科林,乃文是我心中最棒最優秀、服務最好的科林人。   

在此也感謝科林公司全體員工辛苦的工作與用心的付出,你們用心用情的經營,我們都感受的到! 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